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遗落的梦

作者:生活百科 | 发布时间:2019-01-13

  
  篇一:遗落的梦
  细细的雨,柔柔的风,花卉葱笼,弥漫在盛夏的氛围里。
  影影依依,人依旧,我携着一颗被岁月打磨有些烦累的心,走在这一季独占的清爽凉爽中,洗浴着一季的清凉,清爽的思绪涨满在脑海是昨夜梦乡里所梦到一直在心头期盼已久的空想。
  风儿过,轻轻柔柔,沙沙密语,萦绕在耳边似是昨夜梦里你轻音呢喃。
  昨夜的梦依然清晰,把我还记起昨夜梦中的片断细细回放在雨中,任雨洗过它被岁月功夫沉压的碎片,零琐屑碎在眼里,在心里。
  而今我想对风说:你的柔情可否捡起一地碎裂的梦,而今我想对“你”说:你是否还守候着曾经那熟悉的空想……
  润湿渺茫的心语,泼洒在盛夏清凉的怀里,如雨飘絮着满眼的迷离。但是我回首昨夜的梦,一些片断依然清晰优美!“我怨梦太短,心太沉。”
  谁为你守候永恒的期盼,谁为你牵一世尘缘的手。流年过往如风逝,你飘渺潇洒的离我越来越远。“你”只不外是梦乡里的空想……
  回望一颗心,在厚厚的功夫里,守候着你瑰丽的枝头。
  富贵过尽,尘世变迁,你依然如昨夜的梦,只是短暂呈此刻我虚幻的空间。
  当我沉浸在虚幻的梦乡里,用期盼的目光望着你美好的展示着我念想中的瑰丽,我开始走近你,走近我期盼的空想,我想素取你的富丽为我掩饰一颗沉落的心。
  也许是我的脚步太实,也许是我的心太重,惊醒了白与黑的循环,把“你”沉没在一场盛大年华的瓜代中,依然是我无法触及到美。
  雨细细,风依在,只是面前多了一些昏黄。
  苦衷,如夏之柔风,漫卷轻纱,无边无涯,我凝听你远去的足音,回味生掷中最美最痛功夫的循环,望着心掏出昨夜的梦,满地寥落的碎片,凄然地堕泪。
  而今我好想极力打住我的思绪,好想用一种我此刻已拥有的沉稳,来安慰一直无法实现的“空想”所挑拔起一颗渺茫的心。然而念想深处,终究无法象白与黑的瓜代,取而代之,是心有不甘的胶葛着,胶葛着一缕单纯的空想,在尘世深处守候着长长的黯然。
  是否我的心一定沉落在这种黯然里,是否此生无法拥有我生掷中谁人最初的空想。
  岁月深处,追逐彷徨,空想没有循环,但却逃脱不了措施化的运气。此情此景,更虚幻了雨中的凄迷。
  似一种宿命在氛围里渐渐地活动,朦昏黄胧,又清晰存在,捉不到,却感受在。想看清,想听清,却只听见魂灵在细细的风雨中哆嗦。
  看着苍茫缱绻的雨,淋湿的思绪有些累,是不应去思素这些已去的瑰丽?是不应痴缠在已经无法触及的瑰丽。
  风笑我痴,雨笑我颠。昏黄的雨雾中,“我只看到一个影子消失,”梦乡多少照旧离去!守候的只不外是我昨夜梦里所梦到的虚幻的影子。单纯的空想终究跟着光阴的流逝深埋在梦乡深处……
  而今我感觉到是个渺茫的心,在忧郁的雨中,沾满了一心湿润。只是再多的词采、再富丽的色彩,都盖不住心底的叹伤。留守在空想的枝头,是一颗渺茫的心,守着年华仓皇的脚步,在臆想深处遥望着“你”曾联想的瑰丽。
  
  篇二:桃花遗落的梦
  此刻是三月了,是桃花开的季候。我倦怠着,肩膀酸痛,被同学们邀请集会,去一片桃园。
  我酸痛的处所是肩膀,是这几天开车弄的。原觉得车子是一个好玩意儿,却不想,面前冲出的摩托、行人以及不打转弯灯变线的那些车辆,害得我很告急,很倦怠,肩膀很累,天天酸痛不止。
  我无法不告急,每一个从面前闯过的生命是那么的懦弱,当汽车飞奔的时候,我可以或许感受到肉一体,不外是布局松散的土壤,一个意外,就会土崩解体。昨天,在西南医院,看那些外科楼动手术的人,不外是一些泥巴捏起来的懦弱生命。
  我糊口的小城的东边有一个处所,叫一毛一成村,很粗拙的一个名字,却生长了细致的桃树,热闹着。时逢三八妇女节,汉子们便跟从着姑娘们,在桃园里徜徉。
  三月的雨,雨脚绵长,连成一片,湿了大地,桃花在雨中尽情地开。在那些丘陵中,近处,一朵一朵,含一着笑靥,带着羞涩。远处,像粉一红的雾,层层叠叠,是一种意境,可能是少女的梦。我想摇曳这些桃树,想看看那些花朵飘落的绚美,却不忍,畏惧这些花朵,转眼就分开枝头,跌落灰尘,无人唱那首《葬花吟》。(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桃花不比梨花、李花,她的花一瓣色*泽粉一红,一朵是一朵,理解地开在桃树的枝头,花一蕾的芯清晰可辨,一线一点,描画得很清晰,象是有了苦衷的少女。而梨花和李花就差异了,象是初长成的少女,面颊白净,天真绚丽,花一瓣富强,一旦分开枝头,就在东风中舞姿蹁跹,跌落飘零,铺陈一地花一瓣,而桃花飘落,散入土壤,不肯留下踪迹。
  三月里,人们结伴而去,在桃树林里缓步,看春天来了,怎么着,也该去做一点工作了。于是有的人就在看这桃花的时候,估算着一个谷旦,就解决行装,登上“隆隆”的列车,有的人打定收益,筹备做些生意,少部门农家,想着开始耕种水田,期盼一个好年成。在看桃花的时候,各人都想着这一年,应该做些什么,才不辜负这桃花。
  我在这桃林里穿行,本不认为有多好的奇观绝美让人迷恋,不外是一片桃花而已。何况我一日常地从她们身边颠末,仓皇瞥去,不外是在山岭上开成的一片粉一红而已。对比我的工作来说,的确可以不值得一提。可是,当我走近她们的时候,却觉察,可以不值得一提的是我的那些工作,那些患得患失的职位、虚名、款子,在大自然的春天里,在桃花林中,都不外是过眼云烟,虚无缥缈,不值一提。
  唯有这些桃花,带着大自然的气息,成为春天的使者,以一种浪漫的姿态,粉一红的色*彩,一山漫过一山,等闲地就把人世的一些纷争庞杂荡去,留下勃勃的自然的气息。甚至,在一条无名小溪双方,花一瓣落入流水之中,顺着流水,你可知道花一瓣要去何方?其实也不必难受,花着花落,自然之事,年年桃花城市开,而年年花也会飘落。那流水带开花一瓣,只是一种安谧,一种对未知运气的一种傍徨,一种对优美已往的一种可惜。
  只是,想那“去年今天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难免有些嗟叹,逝去的年华永远不会回转,真爱的人,流落在他乡。桃花于是就是一片伤感,就象瑰丽的朱颜。
  桃花圃其实,正如陶渊明写的桃花源那样,是一个关闭的不为外人知道的世外仙境,花开了,花落了,叶绿了,果熟了,挽裤光脚的农人,那短笛,吹响的是什么?
  在水泥楼房里住久了,看那些纷至沓来的车辆,我的肩膀不住地酸痛,我抉择放弃车辆,步入桃花开放的处所,步入那些独自开落的花木之间。
  一毛一成村的桃花,这时开得正好。桃之夭夭,是小城人的一个梦。
生活常识,花边新闻,猜你喜欢
Keywords: 生活常识 花边新闻 猜你喜欢